“营改增”试点引发广东“查税风暴”
发布时间:2020-05-21 20 来源: 互联网

  距离广东营业税改增值税(简称“营改增”)试点正式实行只剩半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11月1日之后,广东(含深圳市)提供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服务的单位和个人,不再缴纳营业税,只缴纳增值税。

  “营改增”试点初衷原为企业减税,经广东省国税局初步统计,广东全省纳入本次试点范围的纳税人约13.8万户(不含深圳),“营改增”试点后,可能影响广东省财税收入数十亿元。

  但广东省内诸多中小企业却感到一丝紧张气氛。今年7月,广州市地税局针对中小微型企业悄然发起了一场“查税风暴”,年收入不超过20万元的小公司也被加入到查税的范围内。

  “这在以往非常少见,这么小的公司也要查账,这通常是一个信号,说明税务征管口径比往年更加严格了。”广州某创意策划公司的负责人张庆表示。

  张庆透露,“查税”背后的原因源于“营改增”试点在即,广东各地税区局税收增长率未达到预期的目标,只好进一步严格纳税征管。

  张庆与朋友合伙创办的公司才两年,是一个年收入不超过20万元的小公司,“营改增”的试点通知下来后,张庆感觉未来企业想“合理避税”将更加艰难。

  她担心这会影响以往与当地地税局的税管员形成的良好沟通关系,将来一旦将增值税移交到新的税管部门,企业征税的隐性成本将进一步增加。

  而最令她担忧的是,在各地区税收增长无法实现既定目标的情况下,再免掉营业税,地税部门是否会针对企业的其他税种——如所得税的征缴变得更加严厉?

  悄然推进的“查税风暴”
  9月26日,张庆前往广州市海珠区国税局,上交了一份《税务事项调查表》,同时也换上了一枚新刻的增值税发票专用章。

  此前的9月21日,依照区国税局的通知,张庆在海珠区国税局纳税人学堂领到一份十多页的《税务事项通知书》。这份通知确定了“营改增”试点推行后,其公司所属的税务分局和税管员。

  免除营业税在即,但张庆却依然倍感忧心,一些跟她类似的中小企业主也持相同看法,担心未来的税收征管将更加严厉。

  记者了解到,由于今年经济形势整体下滑,许多行业出现整体性营业收入大幅下滑,有的甚至高达40%,因此各地税区局税收增长率未达到预期的目标,纳税征管相比往年更加严格,合理避税空间进一步压缩。

  广州市在今年9月份就曾经分批通知全市企业进行“纳税自查”,张庆也曾经到地税局领取过一份《自查通知》,该通知要求辖区的企业对自企业创办以来各年度的纳税清缴状况进行自查,如有遗漏的税额,须限期进行整改、补缴。

  当记者致电广州市地方税务局询问此次查税事件时,广州地税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今年确实加强了征管,其严查程度在以往比较少见。今年只要开具地税发票或者接收地税发票的本地企业都要自查,不论企业大小,自查是广东省政府的通知,至于以后是否再查,尚待广东省政府的通知。在广州市地方税务局的官网上,也贴出了自查通知,自查从9月1日开始,原本至10月1日结束,现延长至10月15日。

  “幸好公司创办才两年,账目核对不须费太大的周折。”张庆说。她起初并不明白今年税务征管为什么会“这么多事情”。后来经过一位专门从事税务代理的朋友提醒,才知道真正的原委。

  对于张庆来说,今年确实在纳税申报方面比较“多事”,因为早在今年第二季度,每年例行的“汇算清缴”中,张庆遭遇到第一次查账。

  查账是因为张庆在5月份提交的汇算清缴报告中,出现了经营亏损。“今年情况不同,因为没有上缴所得税,尽管我公司是亏损的,但税管员却通知要查账。”张庆说,这么小的公司也要查账,这通常是一个信号,说明税务征管口径比往年更加严格了。

  在广州市地税局的公告里,今年7月份、9月份先后连续刊发了近9份《责令逾期未申报纳税人限期改正公告》和《欠税公告》,实际上,这些公告背后,是大批企业在通知自查后,逐一排查出来的部分“不自觉”的企业。

  类似的通知与稽查活动,在广东省各个地级市里悄然进行。广东省中小企业促进会秘书长谢泓透露,许多企业向促进会叫苦:税负压力太大,政府应该减税。

  对于基层地税局来说,8月份全国公告的关于《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方案》的通知,排定了广东省“营改增”计划后,相关地税局所进行的“查税风暴”似乎一度进入缓行状态。自9月6日以后,相关的欠税整改公告不再有更新。

  “本来地税今年征缴情况就不太乐观,国税还要通过营业税改增值税,分去这块大蛋糕,以后地税征缴会更加难办。”张庆的一位从事税务代理的朋友提醒她说。

  智力服务企业税负不降反升
  在9月21日的税务宣讲会上,当张庆看到讲解员演示的PPT上有对低于500万元销售额的“小规模纳税人”征收3%的增值税的规定后,有一丝窃喜,因为她公司未来须给某会展公司的袁先生开具一张数万元的发票,如果放在11月以后开具,公司将可节省两个点,也就是数千元的税款。

  但是,对于袁先生来说,情况就不太妙了,他所在的公司年营业收入1000多万元。按照500万元以上划定为“一般纳税人”的规定,他们的增值税将按6%来征缴。这实际上比之前缴纳营业税高出了1个点。

  增值税的明显特征是产业上下游之间的税负关系存在明确的分担,各企业都须要求上游供应商提供专业增值税发票进行抵扣,这种抵扣属于“进项”;而同样也须开具增值税专业发票给下游企业进行抵扣,这一环节属于“销项”。

  但对于袁先生来说,他的上游和下游基本都属于文化创意服务,这种轻资产型公司进项额通常较少,但“创意的增值”数额较大,而很少有抵扣额,也很难摊销成本。因为直到最下游的动漫衍生品生产阶段,才会有实质性的进项。因而这些创意服务企业,通常没有开具增值税专业发票的必要和动力。

  广州青叶浩勤会计师事务所所长袁园为不少规模以上企业进行会计代理,她告诉记者,目前已有一些企业开始在向她咨询“营改增”相关业务政策。“其实很多企业现在还处于一头雾水的阶段,不知道如何适应。”

  今年年初已开展试点的上海市,在一些报道中声称“原来"道道征收、全额征收"的营业税税制,转向了"环环征税、层层抵扣"、仅对生产经营各环节"增值部分"征税的增值税税制,企业向上游企业购置设备、向下游企业提供服务的意愿明显加强。”因而,上海试点的减税效果明显,累计已减税44.5亿元。

  袁园表示,她对上述说法表示质疑,因为现代服务业里有大部分企业“完全靠智力提供服务,基本上一年到头没多少采购,也就极少有进项。基本上无从抵扣。”因此,理论上很难真正为这些企业实现结构性减税。

  就上述疑问,记者致电并通过传真向广东省国税局寻求解答,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相关回复。

  企业自寻应对之道
  “改成增值税,反而缴税多了,这哪里是减税,实际上是加税!”袁先生说,这种政策恰好符合了国家税务局增加税收的动机——今年全国各行业经营状况下滑,税收增长乏力,“营改增”恰恰可以增加中央税收。

  事实上,同样极少有进项的袁先生在向国税局的税管员提出上述疑问的时候,得到的回答语焉不详:“像一些创意公司,确实没有进项的,是否未来一定纳入增值税征管范围,还待检验,目前只是试点。”

  与其在“营改增”中增加税负,还不如设法移回地税局进行征管。袁先生抱着这个想法,在9月21日下午返回地税局,与原先的税管员“探口气”,税管员以一句“一切按照中央政策来办就好了”来回复他。

  无奈之下,他也向一些朋友咨询对策,得到一个看似不错,但可操作性较差的主意——更改公司营业范围,因为还有一部分服务业未纳入“营改增”范围。他试图将这个想法向税源管理科的科长征求意见,但对方称,“这个不好办”,因为“经营行为”决定了税务征管归属,“除非你改行,经营别的项目”。

  不过,袁先生在另一位税管员的口中得到的回复是“办法自己想,我们不能说”。言下之意,移回地税征管仍然有可操作性。

  有着多年会计从业经验的袁园向记者透露,目前已有一些企业想出“分拆公司”的办法,并向她征询意见。通常营业额超过500万元而少于1000万元的公司,有意将公司一分为二,这样两家公司的业务都将变成“小规模纳税人”。在其与客户发生业务时,可按照3%的税点缴纳增值税。

  袁园分析称,未来两个月,估计这样的企业变更登记与会计分拆现象会比较普遍。这些公司分拆过程中增加的成本基本上只是“管理一个新户头的花费”。

  李薇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站大事记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纠错邮箱

友情赞助:万站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199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