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负痛苦指数的实质是公共服务性价比
发布时间:2020-08-30 03 来源: 互联网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我国专家认为福布斯“税负痛苦指数”不准确。关于我国上“税负痛苦指数”榜单第二位已流传较久。福布斯上述调查中,税收痛苦指数排行第一的是法国。

  与法国淡然处之相比,我国官方和有关学者的批驳意见较多。专家认为,福布斯选用最高边际税率来计算税负痛苦程度,名义税率与实际的税率不一致,最高税率适用率也比较低,因此福布斯的计算不够严谨。

  事实也确实如此,但需要看到,福布斯的排行选用的标准是连续、一致的。既然是适用于所有国家的统一指标,那么中国的“痛苦”程度较高并非无稽之谈。此外,福布斯的排行相对商业化,因此反映市场和受众的需求,也有可圈可点之处。理性的政府官员在面对这一榜单时要反问自己,是否国内的民众也是这么考虑,政府的税收是否需要调整。

  税负的本质,是政府所提供的公共服务的“价格”。税负痛苦指数反映的是“公共服务”的性价比。仅仅比较国家之间的税负水平,而不考虑公共服务的供应,意义不大。比如北欧的大政府在全球是出了名的,但北欧的公共服务和政府清廉程度也是出了名的。高税收高福利,再加有民意的支持,因此这是人家的一种理性选择。而之所以许多人相信福布斯的税负排行,就在于能感受到公共服务提供不够。

  就以小口径宏观税负(税收收入占GDP比例)为例,2009年的数值为17.46%,这个数值与发达国家的相关数值相当接近。要反问的是,公共医疗、教育、社会保障服务,哪些能赶上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我国行政成本较高。以国际货币基金提供的2006年各国财政数据为例。我国的行政成本大约是总支出的18%,而同期美国、日本、波兰均是13%,乌克兰是8%。

  此外,我国的经济建设支出相当高,此数值达到一些发达国家的三至四倍之巨。征税成本也令人担心。2008年8月,审计署报告显示,2006年,18个省(市)税务部门人员平均支出达到5.83万元,超过当年全国公务员人均收入两倍多。此外抽查到的部分税务局,超标办公面积占近六成,小汽车购置也有大量违规行为。

  之所以人们对税负痛苦有认同感,就在于人们日常生活的感知。个人所得税扣减在多年的争论下政府让利力度并不足。而近年来“行邮税”等关税的执行也让一些民众不满。因此一些普通民众认为政府增税行为往往多于减税。而就公共服务来说,教育和医疗的服务水平不足以满足民众的需求,相关投入仍然落后于许多发展水平相当的国家。1993年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就已明确提出,到20世纪末,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要达到4%。迄今为止,在财政收入节节攀高的背景下,这个目标仍未实现。医疗收费也依旧居高不下。

  福布斯“税收痛苦指数”排行是有很大的缺陷,不过仅仅指责这些缺陷无济于事。需要看到,一方面是政府自身行政消耗过大,征税成本及其他行政成本过高;另一方面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仍然达不到要求。也就是说,公众在承担了较高的税负后,难以得到与之匹配的公共服务,这才是“痛苦”的根源所在。(吴木銮)

 

网站大事记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纠错邮箱

友情赞助:万站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199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