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税改革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2020-08-30 03 来源: 互联网

  近期的一系列迹象表明,酝酿已久的资源税改革可能在提速。先是5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中明确提出研究制订并择机出台资源税改革方案;接着6月17日,财政部副部长王军强调“将资源税改革类建议提案确定为今年重点办理建议提案”;近日更有消息传出,资源税相关改革方案已经上报全国人大法工委,只待启动改革工作。

  但是,随着资源税改革方案呼之欲出,有关争论也愈演愈烈,以至一些人开始担心,早该出台的资源税改革方案是否会再次被延迟。

  前年,资源税改革方案即将出台的消息便被炒得沸沸扬扬,但是,2007年5月开始,中国物价大幅上涨,如果进行资源税改革,会对资源产品价格和宏观经济带来不利影响。到2008年政府部门一度想推出资源税改革,但遭遇金融危机,考虑到企业承受能力和对经济的可能影响,资源税改革一直被搁置至今。

  2009年,随着中国经济情况好转,资源税改革再次浮出水面。据悉,资源税改革方案其实已在2008年年末提交国务院。从国税总局内部人士最新了解到的情况是,现在开征资源税技术已经无障碍,但由于经济初显恢复,还不稳定,开征资源税的时机不成熟。不过,经济企稳可能仅仅是一方面的因素,另一个重要阻力却是利益相关企业。一个月前,就有一个“首届百家矿业企业峰会”在青岛召开,有企业提出“免征资源税,从根本上降低矿山企业税费负担”的观点,得到众多矿业企业一致认同。

  煤炭企业反弹最大
  有些行业资源消耗量巨大,面对资源税改革压力自然大,比如煤炭、石油行业。对石油等效益较好的资源类企业来说,资源税改革的影响可能还没那么明显,形势最严峻的是煤炭企业。

  煤炭行业协会统计的95家大型企业,今年上半年利润为464亿元,同比增长1.1%,其中前10家企业的利润占全部利润的79.8%,大部分中小煤炭企业处于亏损状态。虽然上半年煤炭经济运行好于预期,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近期调研后对下半年并不乐观。

  7月30日,在2009中期煤炭市场峰会上,国家发改委一位人士表示,下半年的煤炭市场虽然会继续承接五、六月份的产运需回升的态势,但是煤炭供大于求的状况仍将是最主要的矛盾。下半年煤炭过剩的压力将加大,风险在第四季度可能会急剧增加。资源税税负向上调整会使煤炭产品价格提高,供求矛盾将进一步扩大。

  最令煤炭企业难以接受的是,目前盛传的资源税改革方案,是将资源税的征收比例提高到煤炭销售价格的10%,也就是说改革后煤炭行业纳的资源税将是以前的10倍。各地方针对煤炭行业征收的税费本就比较多,一些地方还准备征收可持续发展准备金。

  据悉,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一方面上书国家能源局责令煤企不能超产,一方面则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在资源税税改方面能缓则缓。

  考虑到煤炭行业面临的险峻形势,是否应该再次推迟资源税改革和资源税征收比例的确定成了各利益方争论不休的焦点。

  而煤炭行业之外的更多业内人士则认为,目前煤炭企业确实存在困难,但这不等于资源税改革就不能进行下去,就目前来看,资源税改革方案应该尽快出台。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如果因为资源税改革而倒掉了一批煤炭企业,这些倒掉的企业一定是资源浪费严重、竞争力差的企业。淘汰它们,对整体经济有利。
 
  时间之窗已开启
  尽管一些资源类企业面临种种困难,但目前中国资源税改革的外部条件其实已经相对成熟,如果能解决负担最终转嫁到消费者头上的问题,那么资源税改革正当其时。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经济复苏以及低通胀的环境下,2009年下半年是资源税改革的最佳“时间窗”。

  专家指出,资源税改革与物价上涨虽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有相关性,因为资源税调整涉及第一产业,通过价格传递等会影响到物价涨跌。他们预计,物价涨幅平稳之时或许就是资源税改革方案出台最佳时机。政府也是担心会加剧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

  在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中国物价明显走低,中国央行7月28日发布的《2009年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报告也预测,CPI会在2009年三季度末触底。在通胀还没明显抬头之际,下半年择时推出资源税改革,将是较好时机。

  去年以来中国采取了一系列的结构性减税措施,估计今年减税额为5000亿元左右,而资源税改革初期,相关行业增加的税负约为二三百亿元左右,增税额仅占减税额的5%,可以和减税数额相冲抵。2009年上半年是企业实现减税利益最多的时期,两相对冲,可以实现对企业的最小冲击。

  统计数据显示,二季度中国经济强劲增长7.9%,超出市场普遍预期,受益于经济复苏增长,很多资源类企业效益二季度以来开始扭亏为盈,因此企业承担税负的能力也将提高。

  还有一个现实的考虑,目前中国财政收入呈下行趋势,不能较好地满足国内项目投资和民生改善需求,尽快出台资源税政策有助于增加财政收入,减缓财政压力。

  资源税目前属于地方税种,资源税一旦改革,将显著提高资源类企业所在地的财政收入,因此,地方政府自然是乐见其成。但资源税改革的另一利益相关方,即资源类企业,当然是反对的声音更多。认为当前不少资源类企业面临经营困境,此时出台资源税政策又会加重企业经营负担,不利于资源开采型企业减负脱困。

  其实,资源税改革也是一种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显然利益相关企业的阻力会很大。虽说不能由着利益相关企业的反对,但资源税改革的出台,显然不能不考虑这些企业的利益和承受力,特别是在经济复苏的进程当中。

  资源税上调后,相关企业必然面临成本上升问题,最大的可能是向下游企业转嫁成本,提高原材料价格,环环相扣,层层转嫁,最终这些成本是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资源税改革的针对对象是资源型垄断企业,如果随着资源税改革的实施出现企业负担转嫁现象,导致消费者成为资源税改革增加成本的唯一承受者,资源税改革的最终目的便完全没有达到,反而还会因公共产品提价影响到居民福利和社会稳定。资源类企业的成本核算和薪酬体系恐怕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王小广研究员认为保增长之下,资源税改革需要统筹考虑整个宏观经济形势,并辅以其他配套政策。目前资源税改革实际上仍处于观望期。“这两个月国内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等主体税种收入仍在下降,而非税收入在明显上升。在这种情形下,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政府征收资源税的动力当然更足。”

网站大事记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纠错邮箱

友情赞助:万站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199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