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地对高收入者加税无法调节收入差距
发布时间:2020-09-19 02 来源: 互联网
2016年11月19-20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举办的“2016凤凰财经峰会”在京举行。会议期间,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接受了凤凰财经记者采访。对于地方债问题,许善达认为,地方政府若想缓解还债压力,必须在压缩财政支出上下文章,解决政府职能交叉问题能缩减很大一部分开支。谈及当前居民收入差距问题,许善达表示,让低收入群体获得基本收入是当务之急,简单地对高收入者加税并不能起到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      三五年后地方政府还债压力将非常大 应压减财政支出   近年来,中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积累了大量的地方政府债务,且规模日益扩大。为了减轻还债压力,各地地方政府普遍采用地方债置换。然而将偿债时间延后只是一时之策,地方政府依然不能躲掉所欠的债务及利息。   “如果地方政府做的是市场化项目,几年以后盈利了,那么采取地方债置换可以有效解决问题。但如果做的是一些公共服务项目,比如地铁,这种项目是挣不来钱的。假设他置换三年,三年后很可能还是没有钱还。”许善达表示,“这种公共服务的开支就可能需要作为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但是目前经济下行,地方政府收入增长速度放慢。让地方政府在这么大量的开支中,再砍下一块来留着过两年还债,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   许善达表示,从目前来看,地方债只是起到了一个缓解压力的作用,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地方债置换平均期限为6.5年,中国地方政府可能三五年以后还债的压力会非常大。   “另外,地方政府发了地方债之后,且不说本金怎么样,每年的利息也是一个负担,地方政府怎么解决收支平衡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许善达认为,地方政府必须在压缩财政支出上下文章。   “以后地方政府一些部门的职能交叉问题我认为应该大大地解决一下”,许善达表示,“有句俗话叫‘八个大盖帽管着一个破草帽’,实际上意思就说,很多政府部门都在管理基层。结果就是比如说一个市场,小商贩在里面卖肉,商标归工商局,质量归质检总局,卫生又归卫生防疫系统。这一个市场很多部门在管,而且每个部门都要有人去管,成本非常高,还经常出矛盾。比如出了事情,是你的责任还是我的责任?这个商贩的肉不好了,是卫生部门没做好?还是环保部门?还是工商部门监管不够?很多时候说不清楚。”   许善达建议,通过大部制把一些政府职能交叉的部分整合,缩减一部分政府开支。应该优先解决政府部门职责交叉混杂、界限不清的问题,而后就可以减少不少行政开支,也可以为降低宏观税负提供环境支持。   简单地对高收入者加税不能起到调节收入差距作用   日前一条新闻受到广泛关注,有高管表示辛辛苦苦挣了百万年薪,却要缴纳40多万个人所得税,而有人炒股一夜暴富挣了几百万元,股票转让时却不用交个税。此前社科院蓝皮书指出,部分高收入者纳税少甚至不纳个税,目前个人所得税无法调节收入差距,反而沦为“工薪税”,仅仅为少部分工薪劳动者所负担。许善达认为,简单对高收入者加税不能起到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必须对征税人群做一个整体的设计。   当前对股民的征税方式主要为印花税,为股票交易发生额的千分之一。从调节收入差距角度来看,其缺点是股票交易多少就征收多少的税,与股民具体赚钱、赔钱多少无关。许善达表示,如果出于调节收入目的而对股民征收个人所得税,也是一个税制改革可以考虑的方案,但赚了钱交,赔了钱不交,就有很多复杂情况需要研究。例如股民今年赔了钱、明年赚了钱,赔的钱是否可以对冲赚的钱?股票市场是一直波动的,假如一个股民有10个股票,期中3个股票赔钱,7个股票赚钱,那么最后是算总帐还是一个一个算?这里就有很多的技术问题需要研究。   “所以现在我们采用印花税,你交易了多少就交多少的印花税。总体来讲,股民在整个中国的人口比例较小,所以这个印花税比起个人所得税,如果调整了应该说不太公平。而且股民的收入相对来说较高一点,从股市上对这些人征收一定的税可以起到一些作用。个人所得税不是孤立的,不能只考虑这一个税种、一个税目,有很多问题需要统筹研究。”   许善达表示,必须是低收入群体增长速度要快于高收入群体增长的速度,这样才能缩小收入差距。现在各方面相比,最优先的是调节低收入群体,让他们能够获得基本的收入水平。   “比如有些家庭如果有残疾人,是不是能多扣点税呢?有的家庭需要赡养老人,有的家庭不用赡养老人,那需要赡养老人的家庭是不是应该多扣点税呢?包括我们的子女,有的子女高中毕业就工作了,有一定的收入,有的子女要接受高等教育,上大学、研究生、博士。在这个期间家庭支付学习成本是不低的,是不是可以考虑多扣点税呢?”   许善达认为,当前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45%,这是应该降低的。他强调,必须对征税人群做一个整体的设计,真正对我国居民收入人群做一个调研,判断准哪一类居民、什么时候是要调节的。“就比方说你的收入是一百万,跟普通人比高,但比起企业家来看,就不算什么高收入。所以不是笼统的说,我们把45%的税率再提高到55%,这么简单的做法起不到预期的效果。对哪一类人群征税、哪些税种怎么发挥作用,这些必须有总体的一个设计。”

网站大事记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纠错邮箱

友情赞助:万站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199102000527